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岁月背后的记忆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6:20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14岁那年,我曾与死神擦肩而过。

那年,某国领导人来访,学校组织我们在大桥上夹道欢迎。正是秋天,天上下着零零落落的雨,江风从四面八方吹来,从早上8点一直到11点多,始终不见车队的影子。我实在冻得受不了了,举目四望,欢迎的人群汇成长龙,不见首尾。我想,我们班的同学还没全到,肯定不会有人发现的,就和女伴岳湘一起悄悄地溜掉了。

我们一口气跑到校园的操场上,一路大声说笑。一地泥水,岳湘敏捷地跳跃着,躲闪着,我说她的样子像在跳舞。是吗?她笑了,随即就地一个旋身。校园里空无一人,她跳着自创的舞步,自由地摆动着身体,舞步轻盈而灵活,我则拍着手,哼着跑调的歌。在空旷的操场上,我们足两只快乐的鸟。

不知不觉,我们忘记了时间。突然,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班主任来了。我们被班主任带回了教室。

我一直记得,他冰冷地笑着,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你们不去,足忘了是不是?那么,你们不会忘掉自己的名字吧?好,每个人大声喊自己的名字,一百遍!

我和岳湘都呆住了。我怯怯地抬起头,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他,他丝毫不为所动,喝道:快点!

第一声,轻轻地出了口。他却大喝一声:这声不算,大点声,再大点声!班上同学的视线都集中在我们身上,那些好奇而闪烁的目光,像许多针芒,刺得我遍体鳞伤。我一咬牙,大声地喊了出来。顿时,教室里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哄笑声。我仿佛是一个指挥,每喊一声,都会掀起一片哄笑的声浪。

泪水急剧地泻下来,我绝望地左顾右盼,想找一张同情的面孔,而在一片模糊里,我看见平日熟悉的同学们像过年一样兴高采烈。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完一百声的,只听见班主任说:好了,明天交一份检讨来。

那晚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四周一片漆黑,然而那些哄笑声,那一张张幸灾乐祸的面孔,又向我围拢过来。我在同学们面前出了丑,今天晚上,他们肯定都会告诉家人、朋友,然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了我明天该怎么去面对他们?我没写检讨,老师又会怎么惩罚我?

突然,一个想法跃入我的脑海:死。对,去死吧,死了就不用去上课,老师也不能逼我交检讨了,也不用怕同学们笑我了。我用枕巾胡乱地擦着泪,心想,怎么个死法呢?割腕?太痛了!吃安眠药?家里有吗?卧轨?我仿佛看见火车压过我的身体,把我碾得粉碎,血肉横飞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母亲叫我起床时,早已是天色大亮。

洗漱、吃饭、上学,整套过程都是机械的、麻木的,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老师再逼我,我就去死。岳湘没来上课,然而奇怪的是,那天早读时班主任也没有来,而且一上午都没见他,甚至他的语文课也改成了自习。教室里人来人往,人人行色匆匆,神色凝重,有一种压抑的骚动气氛。

时间将恐惧拉得更长。快放学的时候,班主任终于来了,声音却出奇地温和:检讨写了吗?没写就算了。老师教育你们是为你们好,这次的事过去就完了,以后不要放在心上。他犹豫着,仿佛还想说什么,那一刻,我清清楚楚看见他眼中的惊惧和悲痛。

我很疑惑:他怎么会对我这么好,难道是因为他猜出了我想死?

不是因为他猜出了我想死,而是岳湘真的死了。

应该就是我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喝下了满满一瓶洗厕液。当父母被她的呻吟和挣扎声惊醒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很长时间我都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想死的明明是我,怎么最后成了岳湘?

岳湘火葬那天,我去了她家。岳家门户大开,门里门外挤满了人,一片死寂里,只听见岳湘母亲的号哭声。那声音,是那么绝望痛楚,完全变了调,几乎不像人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最底层传出来的:小湘啊小湘啊我蓦地觉得,那是我的母亲在喊我。

乌鲁木齐订制职业装

巴彦淖尔工作服定制

双鸭山制作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