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岁月深处的弦歌

发布时间:2020-07-13 13:39:35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黄昏降临的时候,我们的周围没有声音

我伸出手,推开岁月虚掩的门,隐约看到古城门上残留着岁月的烟云,巷道两旁,高墙府第、飞阁垂檐,将浓郁的书卷气息深藏。

多少次,我独自登楼望远,遥想古人赏风颂月,人比黄花瘦。假若乘风归去,登临仙境,可遇山人绿竹弦丝,轻歌曼舞。唐时宋时的明月,今非昔比,游吟之蟋蟀蛰伏在床脚,弹唱之弦歌扰乱夜之清静,只道是夜色微寒,月冷西窗。

我站在木窗前眺望,在你的楼阁里穿行,耳畔满是清风,我隐约听到风中寂寞的弦歌,从镂满记忆的青砖和绿瓦中传出,那么悠远、寂寥,蓦然回首间,岁月已流转千年

我记得,那时你还年轻,衣袂上满是飞扬的青春。门槛上仿佛闪着旧年的影子,你临窗低眉远眺的场景,坐看云卷云舒。而多年以后,你在山边守一座老房子,坐在时光的荒芜里,沉默无语。那些无法说出的言辞掩埋在时光过往的褶痕里,我以为,那些秘而不宣、无法说出的言辞,总是美的。

沿着你手指的方向,闭阖的城门次第洞开。我的思绪被一段老旧的时光牵扯得很远。目光越过层层窗镂,我看到,天空如此凄美,送亲的队伍赶在大风之上。我在追赶着风,满怀内心的渴望与绝望,握不住一声风中飘散的叹息。

作为叙述者,我需要将古老的故事重新编排那花轿中娇美的女子,可是我前世的新娘?如今归来,你面若寒霜。我跟随着你,凝固成三生石上一枚拒绝融化的泪珠,静静滴落在最末的花瓣上。可是,你早已分辨不出我今世的模样,你纷乱的发丝拂过季节的眼前,扰乱了我静修千年的神思。

如今,怀想往事,我早已暮眼昏沉,风干的泪腺拧不出一滴露水。而唇壁绕满青苔,使我失去语言,状若一块顽石,任凭更迭的烟云将石壁上你我刻下的故事湮灭。

如今,我在残破的古巷里守望千年,任凭风雨和草蔓盘结我的容颜。道路两旁碑石林立,衰草疯长,那些倒下的勇士匍匐成石,为你铺就前行的道路。遇风即长的相思,如同蔓草,纠缠成今世的模样,任凭枯草凄凄,在一枯一荣之间,述说着宿命的轮回。

许多年后,石头深处的人家,编织出一些美丽的传说。那门槛上的寂寞少年,思绪总是飘得很远,穿越历史的烟尘,在那个铁马金戈、刀光剑影、风火连城的夜晚,飞马传书,穿越浓烟密布的城门。从此,你音讯全无,空留下史册上两滴殷红的泪渍,以及古驿道上嗒嗒疾去的马蹄声。

生与死,爱与恨的纠葛从此易位。古驿道上,悄然奏响寂寞的弦歌。前世今生,你我隔着岁月的云烟。如今,魂归故里,我就驻足在你的身旁,怀抱着前世的忧伤,可是,你始终沉默无语,视我如无物。那枕在腮边的泪痕,可是寒风吹拂的落叶,还是落花散落亭台的声音,抑或是指痕拂过琴台的弦音。

静坐窗前,翻阅史册。当暮色四起,如果你侧耳倾听,那城楼上悠扬的弦歌依旧久远。

南宁工作服订做

利川订做西服

蛟河西服定做

潞城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