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移动互联20潜力应用盘点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3:58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在“移动互联网”概念诞生的10年之后,各方势力终于可以自由地冲破平台屏障,进行公平而多样化的竞争,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已经开始建立起来。

自2000年12月移动梦网诞生以来,“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开始被中国移动和众多SP引领着传播给中国消费者。然而,在它诞生的10多年间,并非一直欣欣向荣。这中间充斥着中国移动和SP(Server Provider,服务提供商)的合作与斗争,经历了数以千计的独立WAP网站的兴盛和衰亡。

在21世纪第2个10年开启的今天,由于技术进步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之上已经具有了传统互联网(Web)的各种产品内容形态。而比起Web来说,移动互联网又有着更为紧密的互联属性——时空维度上,用户可以24小时在线,随身携带;在产品维度上,大量基于位置、触摸、拍照等移动终端特性的应用,使得它与传统互联网实现了成功的差异化,用户开始改变消费习惯。

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上面,早已不再是中国移动一家渠道独大,而SP(包括CP)们也各自以新的形态生存于其中,特别是开发游戏、生活类服务应用(新闻、音乐、即时通信、视频等其他应用基本上仍然由传统互联网巨头来把持)的CP们的生产力。相对于当初,已经获得了大大解放、年收入千万元的提供游戏应用的CP数量众多。

然而,2010年之后,在智能手机和国外产品渠道的冲击下,由“三巨头”——中移动、腾讯、斯凯,以及UCWeb、3G门户网等运营商和渠道商所建构的中国移动的互联网骨架,正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巨大变革前夜。

在这场肇始于2008年,实际爆发于2010年的行业巨变之中,大量提供娱乐内容的CP贵族们最先受到刺激。他们都在谋求转型,开始急切地寻找自己在“新世界”——智能手机所构建的移动互联网的位置。

同时,已经提前转型成功的CP,或者轻装上阵的新创业者,已经在iOS和Android生态系统中开疆辟土,划立疆界。

实际上,在很多业内人士的眼中,以2007年iPhone和2008年App Store的诞生为标志,移动互联网时代才真正来临。因为CP们终于可以完全冲破运营商(所有WAP网站下载都需要运营商提供支持)的铁幕,构建新的价值链,自由奔驰于“新世界”。

在“新世界”里,移动互联网的基本形态已经由从WAP上的下载应用,转变成为WAP与App Store(应用商店)并存。在头10年间,由Web延续到WAP上的.com文化受到巨大冲击,促生了随之而来的市场、渠道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包括斯凯平台(基于联发科、展讯架构的中间件平台)这类依靠旧世界势力登陆纳斯达克的寡头们,同样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伴随这场伟大变革,“CP”这一名称也正在走进博物馆,取而代之的是——应用开发者。

对于应用开发者们来说,这是一场大洗牌。

集体向智能终端转型

成立于2003年的华娱无线是非智能机应用3大渠道之一 ——腾讯(以Java平台为主)上最大的一家应用开发者,并且是开发者联盟CPU的发起人。其主要收入都来自于腾讯平台()上的游戏销售。此外,它和移动梦网、斯凯,以及3G门户网这样的中等级渠道商都有合作。

华娱无线当年得以存活,得益于中国移动推出的“百宝箱”平台,并且目前还能在这些平台上保持2000万元以上的收入。然而,华娱无线CEO潘榆文却是这些渠道的批判者。

在腾讯平台和斯凯平台之上,经济规则与国外完全相反——平台拿70%,而开发者只能拿到30%,这还不包括交易中产生的其他费用。潘榆文透露,斯凯平台之上的价值链格外复杂,存在着应用开发商和斯凯平台、中国移动、SP以及手机厂商之间的复杂关系。名义上30%单机游戏分成,实际到手的不足10%。

开发者过于弱势,这一直令潘榆文心怀不满:“算来算去最后只剩8%。到底各自分了多少,我们也很难说清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什么好隐瞒的。智能机大卖后,这个市场也在逐渐萎缩。不破不立。”潘榆文对《商业价值》说。

潘榆文将这种情况归结为“不够国际化”—— 如果开发商有在智能机时代国际化的能力,首先抛弃的就是斯凯这样的平台。“这种局面就造成了国内的CP逃离,国外的进不来,”潘榆文说:“Zynga怎么会进来?它已经习惯了拿走全部,Facebook现在开始抽成30%了,Zynga还很不爽呢。”

与潘榆文持相同观点的,还有辉悦天成CEO安锐铮。2008年才开始WAP开发的辉悦天成是斯凯平台之上最大的应用开发者,其2010年的收入达到5000万元。安锐铮对《商业价值》表示,相对于去年年末登陆纳斯达克的斯凯平台所获得的大约7亿元年收入,开发者们获得的收入过少。

潘榆文和安锐铮——这两位中国目前最大的非智能终端应用开发者,近期经常见面讨论各自的前途问题。特别是对潘榆文来说,局面可能更为紧迫,因为相对于类似斯凯这样的中间件平台,智能手机对腾讯这种Java平台的冲击更大。

潘榆文向《商业价值》透露,他正打算将斯凯平台之上的单机游戏全部砍光,并且正在研发Android平台上的应用。华娱无线iOS团队也正在招兵买马。安锐铮也向记者透露,辉悦天成的Android游戏和iOS游戏在3个月左右就会上线。

而他们二人均向记者作出判断,Java平台游戏研发者向Android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

虽然,向智能手机应用研发转型已经是箭在弦上,但潘榆文承认自己行动迟缓,因为考虑到转型有风险——比如Android平台迟迟没有解决的计费问题,所以没有及时跟上潮流,对智能移动终端的反应不够敏捷——他今年年初才开始密集调研iOS平台。

“现在看来,做iOS应用就是卖给外国人的,很多人叫我不要看中国区App Store,中国区拿第一也没什么意思。”潘榆文对《商业价值》说,这种做游戏的思路,给他这种“行业老同志”很大刺激。

虽然向智能终端转型较晚,但潘榆文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转型策略。“华娱无线欢迎投资者,但自己不想上市,而更想做一种孵化器模式,使自己的工作室上市。今年重点提高国际化。”他说。

游戏研发之外,移动广告服务公司则是另一种正在积极向智能终端探索的势力。力美互动广告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最早代理WAP网站广告的公司之一。其去年的广告销售收入为8000万元左右。然而,在非智能手机上,其广告形态以文字为主,广告主则以买卖宝等电商和国内品牌产品为主。力美互动广告有限公司CEO舒义向《商业价值》透露,公司从今年开始,正在积极向智能手机广告业务探索,以图片、Flash技术为特点的广告应用模式,是他们探索的方向。

新世界的创新者

实际上,很多与潘榆文同时成名的移动互联应用宿将,早在2008年便已经借势转身。

冯文杰是当年著名的游戏开发公司——数位红的创始人之一。在数位红被卖给盛大的两年后,冯文杰离开盛大,在2008年创办了专注于手机内容下载的千尺无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千尺下载客户端是目前用户最多的移动互联网下载工具,月收入200万元左右,月度活跃用户300万。

冯文杰认为,如果没有迅雷,Web上的大容量信息流通活动就不会像今天这样繁荣。而基于云端技术的千尺无限的目标,就是做移动互联网上的迅雷,帮助大尺寸的精品应用在移动互联网上高效传递。

千尺无限的前3年都专注于Symbian平台。今年年初,用了3个月的时间开发出了Android版本。一方面靠基础应用圈用户,获取后台数据;另一方面,,靠这些数据一手拉应用开发者(比如通过用户下载数据,帮助开发者分析游戏题材研发方向),一手拉终端厂商(三星的Android应用商店就是千尺无限打造)。冯文杰欲打造智能终端时代新的应用渠道平台。

数位红的另一位创始人,现顽石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吴刚,是应用研发老将,及较早转型并获得成功的另一位代表。

广州注册公司代理

中山代理记账委托

中山代理记账

深圳代理记账财务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排名

分公司设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