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博打拐明星行动明星名人成最重要助推力量

发布时间:2020-02-11 07:39:13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在这场微博打拐行动中,明星名人成了最重要的助推力量。如果说微博女王姚晨的一句话“让微博之力汇聚起来!带孩子们回家!”道出了每一位“微博打拐者”的心声,那么《新周刊》创始人孙冕的微博留言则完全可以成为这场行动的宣言,他在微博上疾呼“还我骨肉!打一场人民战争,解放我们的孩子!”

昨天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在微博上的直播,感动了很多博友,很多人都一直盯着邓飞的微博直播,当失踪多年的彭文乐被父亲找到后,邓飞在微博上写道:“支持公安系统和民间志愿者专业打拐,我们还需要审视民政、救助、计生、儿童收养等相关配套,儿童拐卖错综复杂,是多项社会矛盾的淤积表现,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刑事犯罪问题。需要更多人的思考、建议和实实在在的行动。”几天来邓飞在微博上的留言,时而激愤时而冷静,但字字句句都紧扣着人们的良知,拷问着社会道德以及政策配套的缺失与不足。黄健翔谈到彭文乐的命运时写道,“养母疼爱,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比那些被折磨被恐吓被逼着沿街乞讨的苦孩子遭遇的不幸少了些。但是对他的亲生父母来说,依然是灾难。如果自己生育困难,就去孤儿院领养,别从人贩子手里买啊,这是助纣为虐啊。不过,听说领养手续很麻烦,主要是各环节都要利益。”洪晃留言,“立法吧。求求各位代表。”

明星微博留言背后,可以隐约听到呐喊声的分贝,董路留言:“让微博成为拐卖儿童的人贩子的坟墓!”赵薇说:“禁止儿童乞讨!!!严惩拐卖儿童!!!”——虽然情绪激越,但这显然是一位父亲、一位母亲再本能不过的反应。

微博打拐也让明星们开始回忆曾发生在身边的一幕幕,“前几天回家过年,在飞机上认识一带着3岁孩子的母亲,等行李时她把孩子放在离传送带很远的椅子上,并且几次离开去找行李,我一直留意那孩子并提醒母亲不能把孩子单独留在那,其实危险的发生就是一转眼的工夫!所以请带着孩子的家长,必须加强防范意识!不要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哪怕一分钟也不行!!”李冰冰在微博上回忆。也有的明星开始身体力行地加入了“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行动中,谢娜说,“我昨天拍了,但小孩儿老躲我,还把脸扭得变形,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是不是被拍到会被罚?你们告诉我该不该上清楚的照片和地址?”

也有的明星提出了面对乞讨者和乞讨儿童时的做法,何佳怡说:“面对乞讨者和乞讨儿童,每发一次善心就是在助长他们的恶行,就下定决心再也不发无谓的善心了,宁愿给儿童买吃的也不给钱!大家都这样做让拐卖者无利可图就可以还儿童美好的童年。”

对于此次微博打拐,作家王小山也提出了自己的担扰,他说:“终于想清楚我担心什么了,就是一窝蜂问题,全民打拐,打拐风暴,这么搞,后果难以预料。当然能救出一些孩子,但如果有参与者被报复,将自吞苦果,如果有孩子被灭口,也无法发现,如果因为参与者不专业而伤到(身心两面)真正乞讨为生的,也不会有人负责。三个月后,公安方庆功会结束,一切照旧。”宋丹丹回应王小山:“你看问题的独特角度和多面令我佩服。我们总是以为只要出发点是好的怎么做都是对的,而且觉得大家都那样做自己不做就显得不善良,我们习惯和喜欢一窝蜂。不单指这件事,我们的集体下意识和集体潜意识根深蒂固。微博领域需要你这样的人。向你学习!”

郑渊洁

见到乞儿就报警

“我这几天在北京转,只要发现儿童乞讨我就报警。我还会戴上钱云会那样的微录手表全程记录报警经过以及警察的处置过程。然后在本围脖公布未经剪辑微录手表录像。”这是拥有136万粉丝的“微博战士”郑渊洁2月5日发表的一条微博。昨天郑渊洁告诉记者,很多网友反映即使打了110,也不时会遇到派出所敷衍处理的情况,为了证实这个事情,他特意托人从中关村买了一块微录手表,既能录像还能录声音。可是巧了,他连续几天的特意寻找却没有结果,自己没发现乞讨儿童,有朋友给他线索,他马上赶过去还是没找到。郑渊洁说正月十五以后乞讨儿童会增多,他还会抽时间戴着微录手表出去寻找的,见到就报警,郑渊洁管这个叫“公益报警”,不管是怎样的处理过程他都会上传到网络上,“我希望能够遇到令人满意的处理过程,有时候鼓励的方式效果更好”。

明天网络游戏《皮皮鲁与419宗罪》就要正式上线了,这款游戏来源于郑渊洁在儿子小时候,以中国刑法为参照为其编的419个童话故事,郑渊洁发现这419宗罪中没有包括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原来这一罪名是2006年才修订的,“老实说从立法角度,中国是各个门类立法最多的,也是很周全的,但最重要的是执行起来不到位,现在很多知名人士利用微博的平台关注民生非常好,对政府是个压力,各个领域一个一个的来,希望政府能承受得住”。

洪启

写歌关注被拐儿童

没有结果

我自己就是被领养的孩子,所以对被拐卖儿童一直很关注。我在2007年推出了专辑《阿里木江,你在哪里》,同名主打歌写的就是关于新疆儿童被拐卖后当小偷的事情。这首歌的素材来自我1995年在乌鲁木齐大街上看到的寻人启事,当时我只以为是孩子走丢了,没想到是拐卖。在2000年,我在中央台看了一期打拐专题节目,很被父母丢失孩子后那种撕心裂肺、找到孩子后的喜极而泣震撼。那时我才想到“阿里木江”们都是被拐卖的。所以就写了那首歌,到现在已经10年了。2007年在准备出《阿里木江》专辑时,我觉得这个题材应该能引起更多关注,但最后只在不大的圈子里有反应,没多大影响力。但这次微博行动就来得更猛烈,让更多人一下反应过来,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

说实话,从上世纪90年代初我离开家到现在,“拐卖儿童乞讨”这类事我见得太多了。北京的情况相对西安、广州还是相对少的。实际上它对父母还是孩子都是无比巨大的伤害,应该用“撕裂”来形容这种痛苦,它是某种意义上的生离死别。我也转发了韩红发的那张“很漂亮的小女孩却被戳破屁股流脓来乞讨”的微博图片。我希望通过微博,有更多人关注“乞讨儿童”,找回已经离开我们很远的人性的真善美。

广州工作签证代理

中山代理记账价格

外国人工作签证怎么办理